(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 严振)

摘 要:日益深入的校企合作开放办学模式,是高职院校办学回归职业教育本质的必然选择。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在借鉴国内外校企合作成功经验的基础上,根据交易成本理论,在切准校企需求结合点和利益共生点的基础上,依托职教集团平台和健康行业优势,校企双方共同承担教育成本,以“双主体办学”、“订单培养”、“校厂交替”、“校中有厂,厂中有校”等形式,共同创造,共同进步,共享技术,共赢成果。

关键词:交易成本理论;校企合作;共赢

日益深入的校企合作开放办学模式,是高职院校办学回归职业教育本质的必然选择。《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明确指出职业教育要“建立健全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的办学机制,制定促进校企合作办学法规,促进校企合作制度化。”学校和企业之间的合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但仍无法根本改变学校“一头热”的尴尬局面;关于校企合作的论述也层出不穷,但多见的是“合作”的具体实践、做法,关于校企合作的理论明显匮乏。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从自身实践出发,通过认真分析校企双方对于“合作”的态度,合作过程中的付出和收益等,认为“交易成本理论”可以作为校企之间决定合作内容、合作方式以及激发企业与学校合作办学积极性的理论支撑。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正是利用与行业企业共生共荣的天然成长过程,在切准校企需求结合点和利益共生点的基础上,依托职教集团平台和健康行业优势,校企双方共同承担教育成本,不断丰富合作形式,双方共同创造,共同进步,共享技术,共赢成果。

一、基于交易成本理论的校企合作

1937年英国经济学家罗纳德·哈里·科斯(R·H·Coase)提出交易成本理论,认为交易活动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活动,可以分为三种基本类型:买卖交易,即个体与个体之间平等的交换关系;管理交易,上下之间的交换关系;限额交易,政府对个体的关系。[2]而决定交易能否进行以及表现为何种类型的重要因素在于交易成本。交易成本可以包括信息费用、谈判费用、起草和实施合约的费用、界定和实施产权的费用、监督管理的费用等一系列制度费用[3]。

在高职院校独立办学的情况下,政府是最大的资源配置者,高职院校在政府划定的区域内进行资源二次配置——内部资源配置。当高职院校配置的对象在数量和种类方面都无法绝对满足教学的需要,校企合作应运而生,成为办学主体整合社会资源的重要手段。从高职院校管理的角度而言,高职院校和企业的合作可以看作一种“交易”,即双方共享教育资源培养职业人才的买卖交易,也同样存在交易成本。当这种交易成本大于高职院校独立办学的成本时,将会产生两种结果,一是高职院校放弃与企业交易,改为与企业中的个人交易,原来平等的交易类型转变为管理交易,即上下交换关系;另一种是高职院校扩大自身的边界,即内化交易,依靠自身内部组织完成资源配置,与此同时产生额外的管理费用。也就是说,高职院校和企业的交易可以是三种类型:平等的交换,管理的交换,或者内化的交换。

相应地,校企合作也可以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学校聘请企业中的技术能手为兼职教师进行实践教学,其实质是学校和企业中的个人合作,虽然合作前期的谈判等费用较低,但学校对于兼职教师的约束能力较弱,进行质量监控难度较大,后期进行监管的成本较高。第二种是学校和企业建立组织间的合作关系,企业投入一定的人力、物力和文化影响,双方在人才培养全过程中都有一定程度的融合。这样的合作在前期沟通的时间、人员投入较大,后期由于企业的参与使得学校的管理成本较低,便于进行质量控制。还有一些高职院校为了便于实践教学购买小型工厂,两者产权关系上与其他校企合作不同,属于第三种合作类型,相对而言其交易成本最高。具体如表1所示。

表 1 高职院校与企业合作类型及交易费用比较

校企合作类型

交易双方

交易类型

交易费用比较

高职院校和企业中的个人签订合作协议

学校与企业员工

管理的交换

学校监督管理的费用高,谈判费用低

高职院校和企业签订合作协议

学校与企业

买卖的交换

学校信息费用高,谈判费用高,监管费用低

高职院校和企业共同建立新的法人组织

学校和二级机构(校有企业等)

(内化为)管理的交换

界定和实施产权的费用高,实施合约的费用高,改变制度安排的费用高,监管的费用低

从上述分析可知,高职院校与企业合作类型不同,所需交易费用有较大差异。这些交易费用可能表现为经济消耗,也可能表现为时间、人力资源消耗等,而交易费用的大小或高低很大程度影响校企合作的类型。根据交易成本理论分析,高职院校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是一种动态关系,合作类型会由于交易费用的影响也处于一种动态平衡中,交易费用总量的消长导致合作类型的变动[4]。

历经46年的发展,这三种类型并存于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的校企合作开放办学实践中。

二、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校企合作共赢机制

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紧跟国家高职教育的改革发展趋势,不断探索创新校企合作的体制机制。学院与企业注重找准需求结合点和利益共生点,充分发挥合作双方的积极性,校企合作经历情感联络、利益互享和价值共建三个阶段,初步构建了四个方面的长效机制:利益机制驱动校企通力合作,激励机制促进校企全面合作,约束机制规范校企健康合作,情感机制奠基校企长期合作,合作规模不断扩大,合作关系不断深化,形成开门开放、多元多样、互助共赢的局面。

(一)依托职业教育集团,深化校企合作

职教集团是近年来多元办学、校企合作制度化的一种深刻体现。以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为牵头单位的广东食品药品职教集团以“校政合作、校企合作、校校合作”为依托,以工学结合为中心,以专业和产业为纽带,与行业、企业和区域经济建立紧密联系。学院切实发挥牵头单位优势,借助职业教育集团的资源整合优化以及平台作用,形成教学链、产业链、利益链的融合体,以合作办学促发展,以合作育人促就业;集团内的企业在选择优秀生源、合作技术研发、员工培训等方面获得优先。

一是政府牵头,促进校企合作。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隶属广东省卫生厅,人才培养纳入省卫生厅、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和省中医药局的人才管理范畴。行业政府主管部门促进企业单位对学院师资队伍、行业标准、课程建设等方面给予资金支持和政策指导,并大力支持学院与各地市有关部门开展交流与合作。如2009年,由广州市萝岗开发区政府牵头组织了“校企合作”共建生物医药(食品)产学研基地,学院与宝洁、安利、扬子江等60家食品、药品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

二是依靠行业协会,拓宽校企合作领域。依靠职教集团良好的合作平台,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通过“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行业商会”、“广东药学会”、“广东省食品行业协会”、“广东省医疗器械协会”等行业协会与1000多家企业建立合作关系。目前与广州医药集团、广东广弘医药集团、广东省医疗器械检验所、广东省药检所、香港百本集团等多家境内外企事业单位进行合作,建立了人才培养合作关系,建立实习教学基地200多个。如国际学院在香港百本集团成立境外校企合作实训中心,并由百本集团在校内投资建立了“香港百本健康研究中心”。

(二)合理分担成本,保证合作顺利进行

交易成本理论认为,在进行一笔交易时进行谈判、拟定契约、实施监督等活动的代价越低,即成本越低,交易越容易进行。校企合作也存在交易成本,但由于是一种特殊的“交易”,其成本除了经济消耗,也可能表现为时间、人力资源消耗,以及无形资产的投入(如社会影响力)等。校企双方只有共同分担交易成本,即承担一定的责任、为对方提供一定的服务,双方才能顺利、长期合作。企业对于学校办学理念、专业建设、教材开发、师资队伍建设、实训基地建设等人才培养工作全过程的参与是其在这场交易中承担的成本,而学校努力打造社会服务能力,提升自身吸引力,是校企深度融合、长效合作、可持续发展的关键。

1.企业捐资助学。截至2010年12月,学院一共接受了30家合作企事业单位的资金、设备、图书等捐赠,捐赠总额高达1165万元。学院还与龙洞村合作办学,由龙洞村投资近2亿元,兴建可以容纳八千学生住宿的生活区,生活区建筑一楼全部设计为架空层,开发了学生文体活动区和餐饮区并将美容技术实训室、电器维修实训室、模拟药店设在这一区域。

2.校企联合培养人才。学院与国药集团、大参林连锁药店、省药检所、省医疗器械质量监督检验所等六十余家企事业高层技术与一线管理人员共同组建学院教学指导委员会和各专业建设指导委员会,共同组织召开人才需求专业设置论证会,人才培养方案制定、学生轮岗计划、职工培训计划等专题会议以及用人单位意见反馈会等,研究人才培养、校外实践教学、职工培训和继续教育等问题,利用学校与企业两种不同的教育环境和教育资源联合培养人才。

3.进行双师队伍共建。本着“不唯我有,但为我用”的原则,校企双方共享师资和教学资源,通过学院和企业两条线加强“双师”结构和“双师”素质专业团队建设。聘请符合资格的企业技术人员作为学院兼职教师,承担专业核心课程的实践内容教学;企业为顶岗实习学生提供符合资格的带教师傅,负责学生顶岗实践;每年接受1-2名专任教师短期(1-2个月)或者长期(6个月)实践锻炼,培养其专业实践能力。

4.共建实训基地。学校、企业分别投入资金、设备、人员,通过一般结合式、紧密结合式、深度结合式等方式建设校外实训基地,校内实训基地则可分为学校主导式、企业主导时、共享共建式等多种类型。学校在实训基地中完成实践教学,企业则可以完成产品研发及中试等。

5.优先向合作企业输送优秀人才。学院已成为合作企业生产、销售、检验等领域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基地,每年5月,合作企业都要在学院举办大型实习就业招聘会,80%以上毕业生到合作企业实习就业工作,既大幅提升学院就业率,又解决了企业的用工问题。

6.为企业人力资源服务。学院在人员培训、继续教育、技能鉴定等方面向合作企业单位倾斜。如,学院先后为珠海联邦制药有限公司、珠海丽珠制药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股份公司等企业举办现场培训,使95%以上参训员工获得不同等级技工证。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是广东省药学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基地、广东省药监系统公务员培训基地,设有广东省医药行业特有工种职业技能鉴定站、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职业技能鉴定所等社会服务机构,开展药物制剂工等10多个工种的鉴定和培训,并为合作企业人员提供专科、本科的成人教育服务。

7.联合科技攻关。依托职教集团,学院与化州绿色生命有限公司、南方李锦记有限公司、河源金源绿色生命有限公司、高州碧臣矿泉饮料有限公司等企业进行了《玄参破壁粉粒及其常规饮片的质量评价》等30多项联合科技攻关课题,为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的重大难题。

案例1:学院与大森林连锁药店合作双方职责

校方主要职责

企业主要职责

(1)负责药品经营与管理专业招生工作;

(2)围绕企业需求开展定单培养,定单班人才培养方案由校企双方共同制定;

(3)负责学生在校内的教学工作和学生管理工作,与企业共同负责学生在企业的学习和管理工作;

(4)负责安排符合企业要求的定单班学生,第三年必须在合作企业完成8个月的顶岗实习;

(5)根据国家规定负责学生学籍、奖助贷评定、毕业证办理等全日制学生管理要求的工作;

(6)安排优秀教师为订单班学生讲授有关课程,保证高质量完成校企双方制订的人才培养方案,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更加符合合作企业的需求;

(7)专业教师为企业提供技术服务、员工培训等任务。

(1)与学院一起负责学生在企业顶岗实践和实习期间的教学工作和学生管理工作;

(2)作为合作培养方之一,每年应接收一定数量学生顶岗实践和毕业实习;

(3)以奖学金、助学金或者定单班津贴等多种方式投资专业建设;

(4)校企双方共同制定企业顶岗实践和实习期间的轮训计划、考核标准,企业应该严格执行教学计划,完成校外实践的培养目标。如合作企业需调整轮训计划,需与校方协商后方可调整;

(5)校企双方协商,以资金、实物等多种方式投资共建校内实训基地;

(6)合作企业技术人员作为兼职教师后备队伍,在不影响企业工作情况下,符合学院要求的人员应积极担任课程教学和实习带教任务;

(7)每年能接受一定数量的专任老师下企业顶岗实践;

(8)以多种方式参与学生职业素养培养工作,比如共同合办技能大赛、创业大赛、企业讲座等;

(9)参与教学质量评估与监测,企业积极跟踪在校生、实习生、毕业生的业绩表现,配合学院进行企业满意度调查,进行教学反馈,保障人才培养流程得到持续改进;

(10)第三年实习阶段,合作企业可依据共同培养学生的实际情况,提供比其他非合作培养学生更好的实习升职机会和实习待遇,以期更好的实现最初合作目标等等。

案例2:学院与喜之郎公司合作双方职责

校方主要职责

厂方主要职责

?根据厂方实际情况和要求提供技术支持和项目协作;

?根据厂方的生产实际安排学生入厂实训时间;

?委派专人负责管理实训学生的行政事务,并参与生产实践指导;

?负责实训学生的往返交通和其它教学组织工作;

?教育学生必须严格遵守厂方的各项管理制度;

?在特定的实训项目中,为学生购买必要的劳动、工伤保险;

?对实训学生故意违章操作造成的事故和经济损失给予适当的赔偿;

?在职业技术培训等方面优先满足厂方的需求。

?充分利用本企业的行业优势,根据自身需要对校方现行的课程体系提出建设性意见,可在校方成立“人才培养及项目研发基地;

?结合本企业生产实际,安排学生实训内容,组织及指导实训全过程,培养学生的职业素质和实际操作能力;

?提供实训设备、场地和原材料;

?对实训学生的实践效果进行考核评价;

?提供校方师生在厂期间的住宿和膳食,酌情为学生提供生活补贴;

?学生在使用厂方设备时,指导监督其遵守有关安全操作规程。

(三)根据交易成本理论,合作方式灵活多样

交易成本理论认为,哪种类型带来的交易费用越低,越可能被采用。依据这一理论,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根据具体的合作内容、合作条件,与不同的企业采取不同的合作方式。

1.双主体办学

双主体办学模式使得企业培训前置,学生被作为企业的中坚力量培养,在校期间享受企业提供的津贴待遇,并形成对企业文化和核心价值体系的认可,毕业后获得毕业证、职业资格证、合作企业培训合格证三证,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订单”班。从目前的实践来看,“双主体办学”主要还是在二级院(系)甚至是具体某个专业的层面。学院的双主体办学主要有两种形式:

“校企双主体合作模式”——学院从2010年开始,以管理系药品经营与管理专业为试点,与广东一致药店有限公司、广东大参林连锁药店有限公司和国康药业有限公司推行“双主体”合作办学。企业每年为30-50名学生提供企业的专业实践、实训场所,择优接受30-50名学生实习就业。学生学习生活管理在校期间由学院负责,在企业顶岗实践、实习期间由校企共同负责。毕业生经考核合格,由学院发给专科毕业证书和医药商品购销员(或医药商品营业员)职业资格证书(或上岗证书);企业发给负责人签名的“校企联合培养合格证书”,并加盖校企公章。

“校政双主体合作模式”——2011年,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与广东省医疗器械质量监督检验所 “双主体”合作共办医疗器械质量管理与检测专业。双方委派专业带头人,专业实训课由检验所负责,实训场所也由检验所提供,实习主要由检验所负责安排,双方推荐就业。此种合作模式最大的就是双方按8:2比例共同收取学费,企业不再是单纯的支出方,合作积极性大大提升。校所合作办学有效地整合双方的社会资源,一方面可以提高双方现有各类资源的利用率,另一方面可以为省医械所专业人才提供更大的职业发展空间,提升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实现了院所双赢。

2.订单培养

2004年至今,包括珠海联邦制药、大参林连锁药店等十多家知名企业与学院签订订单培养协议。学生是企业的准员工,校企双方共同拟定人才培养方案,学院在不违背有关教育精神和遵循教育规律的前提下,将企业文化、经营理念等元素融入到教学课程中来,并按企业的要求完成岗前培训内容,为企业培养出适用的人才;企业全程参与专业建设,组织优秀的员工到学院参与专业课、实训课、就业指导等教学工作。形成“校企深度合作 3S层级递进”的人才培养模式。该模式通过仿真教学(Simulation)、半工半读(Study-work Program)、顶岗实习(Specific-job Training)三个教学递进过程,实现学生职业能力的逐级提升。


第一学期

36

专项技能训练

(仿真教学)

专项技能实践 职业综合技能训练

(半工半读)

岗位综合技能训练

(顶岗实习)

第二学期

第三学期

第四学期

第五、六学期

教学过程递进 职业能力提升

4

4

2

1

校内实训基地

校外实训基地


“校企深度融合、3S层级递进”培养模式示意图

与广东君元药业有限公司合作的“君元药业营销精英储备班”是学院在订单式人才培养方面的又一个新突破。“君元班”的毕业生到企业工作满五年,即可报销三年学费。不花学费签约就业的新模式为学院“订单式人才培养”开辟了新的渠道。

3. “校厂交替”

2005年开始,学院食品药品监督管理专业与阳江喜之郎果冻生产基地、珠海日威等牵手,根据生产周期安排每年7至9月该集团阳江公司生产高峰期入厂实训作为短学期,整个流程涉及食品原材料检验、加工、包装、仓储等食品生产环节,部分学生三年级再进厂实习。合作协议对此涉及的教学管理、学生管理、生产安全等合作中要付出的成本作了比较明确详细的约定。校厂交替模式契合企业生产需要,强化学生的实践技能,更让其切身感受了行业规范,初步培养了职业规划意识,对于学生职业素养整体提高有很大益处。

4.“校中有厂,厂中有校”

建校四十余年,学院与行业企业血脉相连,“校中有厂,厂中有校”是学院与行业企业共生共荣的发展见证。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学院校园内就建有两个校办药厂,与药厂在人才培养方案、实训教学、人员往来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校办药厂还支持校内教师的实践锻炼和企业工程师入校教学。学院还敢于在合作的具体形式上突破自己,“采枝衔泥”把“巢”建在企业,先后通过租赁、参股、注资等形式,与广东岭南制药厂、扬子江药业等企业进行深度合作,在企业建起了双方共享的培训中心、研发检测中心、药物制剂生产型实训基地等,将人才培养和社会服务工作的触角延伸至企业内部,学校对于企业参与具有了一定决定权,也影响了企业人力资源管理的理念,直接提高了企业参与人才培养的主动性。形成了“校中有厂,厂中有校”、校企深度合作的开放办学格局。

三、结语

校企合作的成功关键在于切准校企合作共赢的要点,确保校企双方利益,这样才能实现校企真正意义上的深层次合作。而真正深层次的长久的校企合作应该是企业与学校共同承担交易成本,学校针对企业的发展需要设定科研攻关和经济研究方向,并将研究成果转化为工艺技能、物化产品和经营决策;企业主动向学校投资,参与学校专业建设,建立利益共享关系[1]。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正是切准了校企合作的关键点,依托职教集团平台,借助健康行业优势,采取多种形式,创新校企合作机制,引入企业资源参与专业建设和人才培养全过程,同时为企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校企双方共创、共进、共享、共赢。

过去学院的“开放性”多是单向的,即学校积极向企业开放,但企业由于技术保护、生产安全(特别是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面向的主要是医药、食品行业)等众多原因,多数只能在实习环节把非关键岗位对学校开放。然而,随着校企合作实践深入,学校和企业逐渐融合,人才培养模式的开放也向纵深发展,人才培养的“实践性”和“职业性”才得以落实。虽然合作的最初目的是改善实践教学条件,但随着合作的深入,我们却深深感受到:校企合作不仅仅是解决教学资源不足的措施,更是教师不断更新教育思想、进行教学改革的推动力量,是实践工学结合人才培养理念的重要途径,更是实现“协助学生装备人生”这一终极“育人”目的的本质要求。

参考文献:

[1]吴建设.高职院校校企“双赢”合作机制的理性思考[J].黑龙江高教研究,2005(1):49-51

[2] [美]康芒斯.于树生,译.制度经济学[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3] [美]科斯,诺思,等.[法]克劳得·梅纳尔,编.制度、契约与组织——从新制度经济学角度的透视[C].北京:经济出版社,2003.

[4]王毓,严振.校企合作框架下高职院校管理模式的变革——基于新制度经济学视阈的解读[J].中国电力教育,2010(27):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