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台市通过政府出面搭建“职教广场”,实现了职业学校与企业交流沟通的制度化、常态化;职业学校主动加强与企业合作,变招学生为招员工,帮助企业快速发展;职业学校利用自身的优势主动帮企业发展,企业发展以后,学生就业市场就大了,学生就业也就不愁了。另外,邢台市不少职业学校还主动加强与行业的合作,成为行业发展的中坚力量,甚至出现有的企业“引校入厂”的现象。这些事实说明,校企合作已成为一种“企业发展模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一所县级职教中心为了与企业合作,将一家机械厂引进学校,双方达成协议,学校专门划出20多亩地给工厂建厂区,还以学校名义为工厂申请了部分免税。粗略算来,工厂仅占地、税收一年就减少支出百万元,协议中,工厂所承担的主要义务,就是要接纳学生到工厂实习。

按说这是一件双赢的事,但记者采访时看到,来实习的学生主要在一些下料、除锈涂油、装箱等技术要求不高的岗位工作,而那些关键的技术岗位,学生只能“作壁上观”。下面是记者分别与厂长和校长的一段对话:

记者问厂长:“为什么关键的技术岗位不让学生上?”回答:“怕出残次品,出一个残次品,就损失60多元!”“那你不怕学生学不到技术出‘残次品’吗?”“那不关我的事,又不是为我培养的。”

记者问校长:“为什么引厂入校?”回答:“为了培养学生,实现培养与实际生产需要的无缝对接……”

从上述对话不难看出,厂长想省钱,把厂子建在学校,又怕出次品不想让学生上技术岗位实习;校长想让学生学到技术,实现学与用的无缝对接。校长、厂长各怀心思,虽然引厂入校,厂校合一了,但厂长想的是钱(利润),校长想的是人(学生),双方仍然是“两条心”!

这个故事给我们一个深刻的启示:校企合作是培养人才的一种模式,正因为它是“人才培养模式”,所以它是学校的事,所以厂长才只怕产品出次品,而不怕学生出次品。这也是校企合作“一头热”的根本原因所在。

如果校企合作也能成为“企业发展模式”,它就一定会“热”起来。

校企合作能成为企业的发展模式吗?让我们看一看发生在河北邢台的一些事。

政府办“婚介所”,让校企“相亲试婚”

2010年12月30日,邢台市政府在邢台职业技术学院举行“邢台市职业教育广场”成立挂牌仪式,来自深圳、上海、江苏等省外和省内的200多家大中小企业的代表和本市30多所职业学校组成的10个职业教育集团参加了仪式。通过洽谈,80多家企业与30多所学校达成合作协议、意向90多项。

所谓“职教广场”,就是该市30多所职业学校展示办学实力和特色的场所。在广场的入口处,书写着邢台市举办“职教广场”的目的:搭建一个校企长期合作的交流平台和信息共享平台,实现校企交流沟通的制度化、常态化,促进职业学校开放办学,主动对接市场需求。企业和用人单位在“职教广场”可以“各取所需”,也可以给职业学校下“菜单”让其按需培养和发布用人信息。职业学校可以通过这个“窗口”向企业发布毕业生信息,紧盯市场变化和企业需求,及时调整专业设置和课程内容,实现学校专业设置、教学形式与市场需求“无缝对接”。

邢台市教育局局长柳金钟这样为“职教广场”成立作总结:“这就是政府为校企之间办的‘婚介所’,政府虽然不能‘拉郎配’,但可以为校企双方提供更多的选择对象,相信校企双方都会在这里找到‘意中人’,然后可以大胆‘试婚’,试好了就去‘结婚’过日子。”

邢台市委常委、副市长常丽红说:“我们曾认为,校企合作是市场行为,政府能做的只是增加投入,办好学校,政府不能在校企之间搞‘拉郎配’,校企能否结合,政府无能为力。其实,政府有许多优势,这些优势是企业和学校都不具备的,政府如果能发挥这些优势为校企合作铺平道路解决困难,还是大有可为的。比如举办‘职教广场’,200多家大中企业是政府出面邀请的,一所学校凭一己之力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这么多的大中企业了解自己,是做不到的;一家企业想一天之内对几十家职业学校有面对面的深入了解也做不到,但这些,政府出面就做到了。”

南宫市职教中心校长付兵这一天同10多家企业洽谈并与两家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他算了一笔账:如果没有“职教广场”,学校要走访这么多企业,签订这些合作协议,没有10个月、不跑10万里、不花10多万元是办不成的——这是明账。他还算了另一笔账:这10个月这10多万元如果用在抓教学上会使学校办学水平明显提高。企业也有一笔同样的账。